佛陀教育

(004)复讲《十善业道经》


复讲《佛说十善业道经》(004

诸位同修:大家好!

今天我们接着学习雍正皇帝的“上谕”。

【夫佛氏之“五戒十善”,导人于善也。吾儒之“五常百行”,诱掖奖劝,有一不引人为善者哉。】

看这一段文。“上谕”的前面一段,是把“三教”宗旨为我们说出来。他的宗旨、它的根源,这也正是佛家讲的“契机、契理”,“理”是同出于一源,“机”就不一样,所以才有这三种教学的方法接引三类不同的根性。这个跟大乘佛法讲的教学原理、原则完全相应,方法、形式虽然不一样,它的方向目标相同,那就是“同归于善”。

“善的标准”是要与心性相应、与性德相应。这是界定“善”的不变的原则。

但是与心性相应的程度,确实有浅深、广狭不同。我们知道“法身”是最清净的----法身大士;四圣法界比法身大士就稍微远一点;天道又远一点;人道就更远了;三恶道完全违背性德。佛就是本着这个原则给我们制定的教诫,也就是佛家常讲的“戒律”。这是我们应当要明了,然后才能体会到诸佛菩萨的真实智慧,无尽的慈悲,善巧方便。

尤其是真正有智慧的人,对于“形迹”绝不把它放在心上,而重实质。

“形迹”是关于“契机”的,“实质”是“契理”的。果然契理,众生的根性无量无边,我们没办法了解。《华严》里面居然用“贪、嗔、痴”接引一类众生,我们看起来好像是与性德相违背,其实他不违背。而我们去做就违背了,他去做就不违背,原因在哪里?他心地清净,他不染着,和光同尘。我们为什么不能做?我们染着。也就是说,我们接触境界会起妄想、分别、执着;法身大士接触境界,他没有妄想、分别、执着,高就高在这个地方。离一切妄想、分别、执着,就与“法性”相应;染妄想、分别、执着,这就相违背,那叫“造业”。于是佛给我们制定“戒行”,我们是最初级的----“十善业道”。一定要明了、要能肯定,我们今天是最初级戒行。

佛教给我们 “十善业道”,这是最初级的,相当于佛教的幼儿园,我们能不能做到?要不能做到,那佛教幼儿园的资格都没有,这是我们自己要反省的。

我们学佛究竟在哪个阶段、在哪个等级,自己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。

我们接着看:

“夫佛氏之五戒十善。”这个“夫”字是语气助词。佛家所说的“五戒十善”,这是佛法的基础、佛法的大根大本。

“导人于善也。”“导”是引导,诱导人向善,学佛要从这个地方学起。别人不能做,我们一定要做,决定要遵守。

“戒”跟“善”在形相上相同,在果德上不相同。这个要知道,所以“受戒”跟“行善”不一样。

“五戒”是“不杀生、不偷盗、不邪淫、不妄语、不饮酒”。“十善”里面也是“不杀生、不偷盗、不邪淫、不妄语”。“五戒”与“十善”看起来好像都一样,但是他的果报不相同。

“戒”是你正式接受佛陀的教诲,你自己发愿,就如世间人所讲的发誓,你曾经发过誓愿要学;“十善”没有,“十善”你没有发这种心。

“五戒”与“十善”的果报:“十善”是希求福报,“五戒”不是福报。这二者里头不一样。

“五戒”求的是什么?求的是得清净心,“因戒得定,因定开慧”。形式上是一样的,目的、方向迥然不同,一个是希求福报,一个是希求定慧。这是“戒”跟“善”有差别。

“五戒”,一定要在佛菩萨面前受;“十善”不必在佛前受,只要自己愿意持受就可以,如同不学佛的行善之人一样。

所以,学佛人同时修学几个科目,一定把这些科目的修学用意、目的、果报的理论弄清楚、弄明白。

佛法,清净心比什么都重要。 “戒”能断“贪嗔痴慢疑”,持戒才能修出清净心,而“善”没有这种能力,用意也不在此。所以学佛最基础的是修善,引导人向善,继而持戒。“戒”是佛法修学根本,学佛的自始至终都是持戒,这是学佛人必须知道的事情。

“吾儒之五常百行。”雍正皇帝称“吾儒”,他用这两个字,他是中国人,认同中国文化,他不是外国人,满清入主中原,认同中国文化,推崇中国是同一个国家、民族融合。“吾儒”的意思是我们儒家。你看看这个味道。

儒家讲的“五常”跟佛家讲的“五戒”非常接近。

“五常”是“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”。

“仁”就“不杀生”,杀生就不仁。

“义”是“不偷盗”。

“礼”是“不邪淫”。

“智”是“不饮酒”。

“信”是“不妄语”。

跟佛家的“五戒”相同。

人能够持“五戒”,来生一定得人身。现在的问题是:全世界七十多亿人,有多少人持“五戒”?世界的灾难就是持“五戒”的人太少产生的。所以,把中国传统文化输出到全世界,真能利益全人类,真能使世界和平!

也许有人说:外国、其他宗教不学佛,不用持“五戒”。给各位说个铁定的事实,这个事实就是真理:无论是学佛人,还是不学佛的人,无论是中国人,还是外国人或其他宗教,只要不持“五戒”,来生一定得不到人身,铁定是三恶道----畜生道、饿鬼道和地狱道,没有商量的!

所以,持“五戒”是来生得人身的唯一通道,多么重要!

我们能得人身,过去生中持“五戒”,这在大乘法里面叫“引业”,引导你到人道里面来受生。

我们都得人身,是同一个引业;但是每一个人面貌不相同、生活环境不相同、富贵贫贱不相同,这是另外一个力量,这个力量叫“满业”。

“满业”是什么?善业和恶业。

过去生中修的善业多,这一生就富贵;修的善业少,这一生就比较贫困。再说的具体一点:生到干旱地区的人,前世一定是浪费水太多;心地平等、仁慈的人来生的环境一定是平坦的地方,心地不平、怨气多的人,往往是到高低不平的地区投生。这就是因果。我们还敢浪费水、还敢有羡慕嫉妒恨吗?

我们了解了“引业”和“满业”这两种力量的果报,就不会怨天尤人。纵然生活在逆境当中,也不会怨天尤人,为什么?过去生中造的不善因,这一生得的这果报,自己当然能够乐于接受。修学佛法的人有如此的心态,才能够修道,才能够行道,最终才能够得道。如果是继续怨天尤人的念头,就造罪业,未来继续是坎坷不平的人生。

“五常”是中国几千年圣贤祖宗教导子弟处事待人接物的常规。“常”就是不可以间断的。中国人接受这个教育几千年,虽然在近代失去了,大家不讲了,那个“根”还在。今天我们讲“仁义道德”、讲“大乘佛法”,中国人容易接受,这是什么原因?它还有根。

我们从“五戒”、从“五常”这个教育来观察,中国人看一切人、看一切物都是善的,一切人都是好人,“仁者无敌”。

“五常”头一个就是“仁”。仁慈的人没有敌对。如果跟我是敌对的,这个人就不仁慈。别人可以跟我敌对,我绝不跟别人敌对。叫别人不跟我敌对,那个难!这个不是圣贤人的教导。圣贤人教导,我自己不可以跟别人作对,别人跟我作对是他的事情。他轻视我,我们不敢轻视他;他毁谤我,我们不可以毁谤他;他侮辱我、陷害我。我们绝不能用报复的心理来看他,这是学圣学贤,圣贤人跟凡夫差别就在此地。凡夫是造业,圣贤人是积德修功。这就是我们读圣贤书、学圣贤教不一样的地方。

按照世法的理论,“五常”是做人最基本的标准,而学佛也是先学做人。

“五常”的五条到今天,仅剩下“信”字这一条还微乎其微。现在大数据会记录有“失信人员”的数据,如果人人都有诚信,怎么也不会有“失信”二字出现。当我们抱怨腐败、抱怨不公时,是否把自己对照“五常”做一个反省:“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”我做到了几条?如果自己做不到,就不要抱怨,因为古德说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,否则就会继续造业。

无论是学佛人还是不学佛人,“五常”的科目要牢牢地记住,一时一刻都不能违背,这不但是“修行”,还是为自己来生不堕入三恶道集资粮,太重要了!

如果我们的思想、见解、行为违背了“五戒”、“五常”,就错了。也许很多人对“错”字习以为常了,不可!不可!如果能发现、知道自己错了,赶快把自己的“错”修正过来,这是世出世间大圣大贤善恶的标准,这叫“善”。符合这个标准才叫“善”,不符合这个标准,那就“不善”。

别人不善,我们不可以跟着他做不善,我们要行善去感化他。众生为什么造作不善?烦恼习气太重,没有人教导他。佛在《无量寿经》上讲得太好了,“先人不善,不识道德,无有语者,殊无怪也”,可以原谅他,因为他的父母没有教过他,他的老师没有教过他,他的长辈没有教过他,他不知道对与错。如果按照“五常”和“五戒”的标准来判断现代人,几乎一多半人对“对与错”界定不清,如果不信,看看网络上的自媒体内容和留言内容就知道了。

也有人没有人教,但他有分辨对与错的能力,那是佛菩萨再来的,那是圣贤人,不是凡人。凡人没有人教诲,烦恼习气哪有不现行的道理?!

所以,我们要明白此地虽然讲“儒、释、道三教”,实际上内容只讲到“佛”跟“儒”。

“百行”:“行”是行为;“百”是形容多,绝对不是说一百条。

“五常”这个“五”,是实实在在的数字;“百行”就不是一个实在的数字,是一个形容词。儒家所讲的“三千威仪”,这在《仪礼》里面所说的,“百行”就是指这些,都是“诱掖奖劝”,引人为善。

下面几句话是雍正皇帝举了一段公案,这段公案是南北朝时宋朝的一段故事。

【昔宋文帝,问侍中何尚之曰,六经本是济俗。】

《六经》是儒家的。

儒家全部的典籍,大家都知道《十三经》,它一共有十三部。《六经》实际上也就是指《十三经》,它的宗旨,教学的宗旨是“济俗”;换句话说,《六经》的教学宗旨是端正社会风气的,把人的不合理言行,通过教化转变为高尚的人格。

【若性灵真要,则以佛经为指南。】

雍正引用宋文帝说的这两句话,就能看出他真的不简单!雍正讲“心学”,是一语中的。他说“心性之学”,佛经是第一;也就是说宇宙人生的真相,佛经讲得非常透彻。

佛经的内容,用今天学术界的科目来说是无所不包,真正是经典里面常讲的大圆满,宋文帝懂得。

【如率土之民,皆淳此化,则吾坐致太平矣。】

雍正推崇佛教,是他对儒、释、道三教有很深的研学功底才得出的结论。

“率土之民。”用现在的话说是举国的人民、全国人民,都能学习佛法、都够接受佛陀的教育。

“淳”是真诚的心。

“此”就是讲的佛教。

都能够以淳朴的心、真诚的心接受佛陀的教诲,宋文帝说那我就“坐致太平”,天下无事,作太平天子,什么心都不必操。

这是古代国家领导人对于“三教”的认知,雍正能够举出这几句话,是他认知、赞同、欣赏这个说法,那他当然就学习这种做法。至于他做到多少,与他的领悟有关系;他做不到的部分,与他的习染有关系。

“习染”是烦恼习气。功夫愈深,烦恼习气就愈淡薄。真正契入境界,皇帝不做了,清朝顺治皇帝就出家了;释迦牟尼佛通达这个,王位不要了,一心一意从事于教学的工作。这是大乐,比做皇帝快乐、比做皇帝还要富贵。放下王位、放下富贵是真正“通”了的人才行;没有完全通达,还是不行,是放不下名和利的。

雍正算是很不错,雍正为他的儿子奠定了根基。所以乾隆是清朝最盛的一代,是雍正奠下的根基;清朝的“康乾盛世”在当时是世界第一,雍正是头功。

我们知道康熙、雍正、乾隆这三朝,宫廷里面天天念《无量寿经》,讲《无量寿经》,这是他们的理念,以《无量寿经》来治国,他们有这个共识。

下面是何尚之的对话。

何尚之的对话,给我们很大的启示,我们如果是明了了,今天世界虽然乱,我们认真努力修学,你会有信心帮助社会、帮助这些苦难众生,破迷开悟离苦得乐。

不要以为我们个人修持这个力量太渺小了,是我们不了解真相;了解事实真相,你就不会有这种分别、执着。

我们一个人认真修行,纵然一点作为都没有,但是潜移默化,这个力量还是不可思议,会影响你周边的人、会影响世界、会影响后世。一个人的修持,功德之大,我们要不深入经藏,没有法子了解。很多人总认为一个人修行有什么了不起?!一个人造罪业有什么了不起?!一个人造罪业,连累社会、连累后世,“过”也是没有法子说的。必须要把这些理事搞清楚,断恶修善,破迷开悟。

好!今天我们就学到此地。

后学 邦著 合十

佛历三零五一年正月初一日

西历2024年2月10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