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陀教育

(006)复讲《十善业道经》


复讲《佛说十善业道经》(006

诸位同修:大家好!

今天学习《十善业道经》前头的雍正皇帝“上谕”的最后一段:

【而佛教之化贪吝。诱贤良。其旨亦本于此。】

前面说过,中国自汉唐以来,儒、释、道三家肩负起社会教育的使命,收到很好的效果。所以每一个朝代执政的帝王,没有一个不推崇“三教”的教学,帮助社会达到长治久安,也帮助帝王“垂拱坐致太平”。这在历史上很明显地能够看到。

如果仔细去观察,不是说某一个时代政治清明、国力强盛,佛教就兴旺;国家衰弱,佛教就衰败。你如果从这上面看,“因果”就颠倒了。好像佛法的兴衰是随着时局的,而不知道佛法的兴衰决定社会的治乱。

其实,如果佛法兴旺,佛法的教化善人就多,社会安定,所以天下大治;佛法衰,佛法的教化失去了作用,学佛的人少,善人就少,社会就动乱了。

可以肯定地说:时局的兴衰是与佛法的兴衰成正比。佛法兴盛,时局就兴旺;佛法衰弱,时局也随着羸弱。这可以从佛法传入中国两千年中,中国的历史上几次鼎盛事情就看得很清楚。

先说大唐,当时是世界第一,坐世界第一把交椅,被称为“大唐帝国”。当时是佛教传入中国后最鼎盛的时期,武则天一首《开经偈》里的四句诗----“无上甚深微妙法,百千万劫难遭遇;我今见闻得受持,愿解如来真实义”,把无上的佛法介绍得非常圆满,以至于后人再怎么描述佛法的无上圆满,也无法超越武则天。

再说清朝,“康乾盛世”是当时世界最鼎盛的朝代,被当时的世界称为“大清帝国”,清朝最明显的是以儒治国、以道祭祀祖先、以佛教化百姓,“三教”的教化才有了“康乾盛世”。但看雍正帝对《十善业道经》写的“上谕”,可见清朝皇帝对佛教的尊重,以及用佛教的教化作用非同一般。

其三,是上世纪,无论精神文化,还是物质财富,都是最贫穷、最落后的时期。从清末民初佛法逐渐衰弱,也是中国历史上时局最衰败的时期;最残酷的是一九六六年之后的十年,把“中国文化的命”都给革了,儒、释、道等中国文化被当成封建迷信彻底打入谷底,传统文化都被“破四旧”给破掉了。自此之后出生的中国人,就没机会看到中国传统文化,更别说学习了。

改革开放,逐渐恢复了中国传统文化,但是,“文革”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严重副作用的滞后性,影响了中国六十年,导致好几代人的所思、所言、所行严重偏颇,到现在还没完全恢复到正信的状态。

这几代人没有接受到中国传统文化道德教育、因果教育的熏习,对生活、家庭、工作、社会、国家抱怨不止。岂不知,每个人的生活、工作、家庭等环境的好坏纵然有外部因素的影响,但归根结底自己是命运的决定因素。一味地抱怨、愤怒,不但不能解决问题,而且还给自己的命运雪上加霜,继续恶化。只有接受中国“儒、释、道”三教的教育,才是改变命运的唯一起点,不是迷信,是真理。首推《了凡四训》,这是改善命运的真实案例。

所以“三教”的教学是因,治乱是果。这个因果关系是必须要辨别清楚的。

儒家《礼记·学记》里面说:“建国君民,教学为先。”这就是懂得因。建立一个政权,建立一个国家领导人民,什么事情最重要?教育,教学为先。只要把教育搞好,人民能够和睦相处,能够平等对待,能够修善断恶,岂不是天下太平吗?!社会安定,人民幸福,最重要的是教育。治国如是,治家也不例外。

你要希望你的家庭兴旺,家庭兴旺必定要出好子孙。好子孙从哪里来?还是从教育来。你不教,儿女怎么会好?!一定要教他,这家庭教育很重要!

由此可知,无论哪个环境、哪个行业,教育最重要,且道德教育、因果教育更重要!工商界里面能够发达,事业能做得很成功,是对员工的教育。如果疏忽了教育,制度再好,都有弊病。

我们看到外国许多大公司,老板出了问题,公司就倒闭了。你要问什么原因?失败在教育,疏忽了培植接班人,疏忽了对全体员工的教导。

所以儒家提出来:“作之师,作之亲,作之君。”“君、亲、师”这三个字是一贯的,并不单单指对于国家各级政府领导人而说的,是对于每一个人讲的。任何一个人要想在这一生当中成就德行、成就事业,都不能离开这个原则。

“作之君”是领导他。什么叫领导?“领”是率先。领队他走在前面,后面人跟着他。“导”的意思跟“领”很接近,你带他走一条正路,跟在你后面的人不会走上歧途。领导的人要有智慧、要有德行、要有善巧方便。

“作之亲”:“亲”是布施恩德。以佛家三种“布施”来讲,“作之君”,领导是“无畏布施”;“作之亲”是内财布施;“作之师”是法布施。你要以父母爱护儿女的那个心情爱护别人。你做一个公司的老板,把你的所有员工看作是你的子弟,以亲情爱护照顾,老板以这样的慈悲照顾员工,员工哪有不尽忠的道理?!

“作之师”:“师”是教导他。

人的一生尊奉“君、亲、师”三个字,并把这三个字都能做到了,你不想成功都不行!

个人的成功,最重要的是德行。而你个人德行成功是“立德、立功、立言”,这是三不朽。儒家所赞叹的事业,人人都能做得到;如果你做不到,是你不懂这个道理,你没有认真去奉行。

历代帝王明白圣贤教学效果的道理,帝王的孩子从小就由最好的老师来教他、来辅导他,因为他知道所有圣贤的教学,理论基础是相同的,方法善巧不同,也就是对象不一样,方向目标决定是相同,都是劝善。

这举出宋文帝跟何尚之的一段对话,这一段对话说得非常明确。在总结里面,他说“劝善”才是治天下之要道。

清朝名士周安士写的有《安士全书》,他说:“人人信因果,天下大治之道也;人人不信因果,天下大乱之道也。”因果教育,就是教化众生断恶向善。否则,不做善事而做坏事,就有残酷的恶报。

佛家对于“劝善”的理论方法,说得非常透彻、非常周详。

“佛教之化贪吝。”“贪吝”是一切众生的病根、三途地狱的根本。人能够离“贪、嗔、痴”,就决定不堕三恶道,所以“贪吝”要连根拔除。

“吝”是吝啬。自己的财物舍不得帮助人,他不知道帮助人是真正的福报,这就是“有舍有得”。

老法师讲自己在没有接触佛法前也不懂这些道理,这些大道理是章嘉大师教给他的。而章嘉大师把“君、亲、师”这三个字他做到了。

净空法师年轻时亲近章嘉大师,大师把老法师当作儿女看待,非常关心。老法师那时候有工作,只有每个星期天去跟大师见一次面,接受大师的教诲。初学佛,有时候也偷懒,朋友邀约去玩,就不去了。不去,过几天就打电话来,大师问老法师:“你怎么没有来?是不是生病了?”非常关切,搞到以后不能不去。你想那种关心、那种爱护,慈悲摄受,爱心!学生真正生感激。章嘉大师的教导,让老法师明白这个道理。

最关键的,章嘉大师教老法师一定要放下悭吝、要放下贪爱,这个东西没有好处,只有害处,害得人生生世世出不了六道轮回,继续堕三途地狱。多少次的教诲,这才唤醒了、才明白了,然后依照他教导的方法去做,果然有效。

2000年4月25日晚上,老法师跟刀会长(刀述仁)等几个人谈到中国边缘落后地区很可怜,也谈到如何帮助他。老法师说:“我希望在贫困的地方办小学,帮助他建学校。昨天晚上我跟他讲,用‘中国佛协’的名义去办,我拿钱,办一百间小学。这是我第一个阶段先办一百间小学,后续再有力量,我再多办。办教育,你不教人怎么行?!这些小学由‘中国佛协’来监督,佛教办的,小孩从小就对佛教有个好印象,将来长大可以接受佛的教诲,我们要认真努力做。

善款钱放在那里不用,是罪业。多少人需要帮助?!却把它放在这个地方扣到不给人用,这就是罪过。也许有人说“我没有做坏事”,把善款不用在需要的地方,这就是做坏事。很多人做坏事,自己不知道已经在做坏事,他自己以为这是正常的,没有罪恶感。钱放在手上,不给需要的人用,就是罪过。

老法师跟刀会长建议:培训佛教的人才应该分两个部门,一个是培养管理寺院的人才,这是行政业务的人才;一个是培训弘法人才。要分开来。管理行政的不必学讲经说法,弘法人才决定不管理行政。弘法人才要清高、要放下,名闻利养统统放下,专心做学问,一生讲经教学,除这个之外,什么都不管。不要叫将来培训的这些人才请回去将来作方丈、作住持,否则那就前功尽弃了。

老法师谈到底下第五届的招生,就特别要求,跟学生要讲清楚:将来想作方丈、想作当家、住持的不要来,还想有名闻利养的不要来。这批人培训出来之后,请国家组织一个弘法团,毕业出来之后,讲经的这些人员都是弘法团团员。弘法团将来就是他们的家,他们这一生生活由弘法团来照顾;不讲经的时候,自己在弘法团练习讲,同学们听。

总而言之,讲经绝不中断,天天讲。哪个地方需要听经,向“中国佛教会”、“佛协”去请法,“佛协”派团员去讲经;讲完了,回来,不住他的地方,这样才行。刀会长听了也很欢喜,他说这个好,将来培训弘法人才,由“北京佛协”来主持;培训管理人才,让各个省他们这些佛学院去培训。老法师特别强调“三不管”,好!不管人、不管事、不管钱,心多清净!

老法师答应建一百个学校,也要不少钱,钱从哪里来?有一些人专门喜欢做功德,不愿意出名的,老法师电话跟他们联络,问他们“行不行”?“好,没有问题”,这个钱就来了。一个电话,一百所学校的钱马上就来了。钱不一定经过老法师的手,学校接洽好了,你们自己去送。一定要多做好事、多积德,你这个福报就无量无边。

谈到回国讲经,到哪里去讲?刀会长就讲,从北京广济寺开始,先一个点。广济寺如果要开放讲经,一年三百六十天,天天不间断。现在这里有十多个学生,每一个学生回去讲一个月,轮流去讲,一年都不会缺乏了。这是个好榜样,去讲一个月,讲完之后回来,第二个同学接着去讲。把中国寺院讲经的风气带动起来。  

这是净老法师在2000年4月25日讨论的计划:建一百所学校,培养讲经人才,到寺院去讲经。据说学校是建了,我见过,名称是“慈光学校”。

但是培养讲经人才、到寺院去讲经,这两件重要的事情泡汤了!

如果在2000年就开始实施培养讲经人才、到寺院去讲经这两件事,佛教的商业化不会这么严重!寺院里还会有正信的佛法。因为寺院讲经,会让大批信众得到正信的佛法常识,不会以讹传讹地把佛教迷信化、商业化。

现在的情况是:寺院里根本没有讲经说法的人才;偶有讲经的人,讲的是自己的法,不是释迦牟尼佛的法。这就是全国寺院面临的问题。看新闻联播,那些披着袈裟的魔头们还在堂而皇之地滥竽充数,如此颠倒黑白的局面,佛法何时才能复兴?

佛教不但是讲“善”,是究竟圆满的“大善”。不但教我们成为一个贤人、一个安分守己的良民。佛终极的目标是要帮助我们转凡成圣;不是说贤良而已,是要帮助我们转凡成圣。

【苟信而从之。】

“苟”是假设、如果。如果你真正相信。“从”是依教奉行。

【洵可以型方训俗。】

“洵”是深信。一丝毫怀疑都没有,深深相信可以型方。

“型”是模范、规矩。是社会、是大众的好榜样,好模范。

“俗”是一般平民、俗人。

“训”是训导。可以训导黎民百姓,转移社会风俗。

【而为致君泽民之大助。】

“助”是帮助。很大的帮助。

“君”是国家的领导人。

“民”是人民。

“泽”是恩泽。国家领导人布施人民恩泽。

如果推行“三教”的教学,对他来讲是最有利益的助力。所以历代帝王哪一个不是在全心全力推行“三教”,他们自己以身作则。唯有“文革” 把中国传统文化给严重打击,把中国“儒、释、道三教”及“九流”都当迷信、当封建社会的大毒草给破了,这在中国五千年历史中真的是史无前例。中国人的“文化自信”从此开始慢慢缺失了。

在改革开放之后西方文化的涌入,国人对本土文化没有信心,满脑子崇尚西方的文化,貌似西方的月亮比中国的圆。自从,中国文化一落千丈。

其实,对中国传统文化略有研究的人都知道,东方文化、中国文化是真正的“道统”,与宇宙的规律是统一的,是符合“道法自然”的。东方文化到达一定的节点是脱离逻辑性的,这就是东方文化的精华所在。

西方文化完全是机械性和逻辑性的,貌似科学,但是科学解释不了的事物太多了,只有东方文化才能解释清楚。比如中医的经络理论、穴位理论太高明,超越西方科学,是科学解释不了的。

中国历代帝王大部分,差不多十之七、八都是佛门的皈依弟子,都礼请当代高僧大德在宫廷里面教学,称为“国师”。

章嘉大师就是清朝的国师,从康熙一直到清朝的末代,慈禧太后也是皈依章嘉的,可惜迷于权力,对于佛陀的教诲阳奉阴违,导致亡国。她要果然能够深信并依教奉行,学她的祖宗(雍正是她的祖宗),我们相信今天还是大清帝国,它不会亡国的。所以这才明了真正遵守古圣先贤的教诲,是多么重要!

【其任意诋毁。妄捏为杨墨之道之论者。皆未见颜色。失平之瞽说也。】

这是社会一般对于“三教”教义不了解的,互相毁谤。佛教毁谤道教,儒家毁谤佛、道,这前面都说过了,这是绝大的一个错误。

“其任意诋毁。”这是说佛、道之间。

“妄捏为杨墨之道之论者。”这是讲佛跟道是异端,这一句是讲儒家的。雍正说的一个公道话,“皆未见颜色”,没有见到真实,这是失去公平。

历史上有“杨墨之道不怠,孔子之道不着”之说。这句话对今天仍有意义。当今网络上的歪理邪说充斥,不废除这些异端歪理,“三教”不可能复兴;“三教”不兴,正义难行;正义不行,家国能盛吗?

“瞽说”就是瞎说,胡说八道,这是错误的。

雍正在《佛说十善业道经》前面加上这一篇文章,等于是序言一样,可见得他对于《佛说十善业道经》的重视。我们就想到,《佛说十善业道经》在前清教学,在佛法教化众生,这是最重要的一部经论。经文不长,普遍流行,利益国家,利益社会。

这一篇我们就学到此地,下一次就可以学《十善业道经》的经文了。

后学 邦著 合十

佛历三零五一年正月初三日

西历2024年2月12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