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陀教育

(032)复讲《太上感应篇》


复讲《太上感应篇》(032

尊敬的网友、诸位同修:大家好!

【积德累功。】

“积德累功”是学佛人的重要修学方法,所以,上两集学这一句话,还选择《感应篇汇编》里面引用《了凡四训》所讲的“积善之方”深入学习。

一个修行人,就是立志要做一个好人,把不好的行为修正过来。要真正达到这个目标,首先对于“善、恶”要有能力辨别清楚。

善“有真有假”、“有端有曲”、“有阴有阳”,接着下面还要学习善“有是有非”、“有偏有正”、“有半有满”。这些理论你要认识不清楚,就有可能把恶当作善、把善当作恶,这种事常常有,很可能就发生在自己身上。自己一生希求的是断恶修善,而实际上所做的是断善修恶,恰恰与道相反。这是佛在经论里,我们常常看到世尊很感慨地说“可怜悯者”,这些人真正可怜!连个“是和非”、“善和恶”都辨别不清楚。

李炳老过去说得更是令人深省:不但是“邪和正”、“是和非”你没有能力分辨,甚至连“利和害”摆在眼前你都不认识,所以做事无从选择就造罪业,要受极苦的报应

宇宙人生、天地之间的事,不但佛法(出世间法)说得清楚、说得透彻,世间法的善人、世间的圣贤也说得不少。他们说的这些是不是真话?

自古至今,在我们这个世界上,中国的历史是相当完整的,从夏、商、周三代一直到现代,都有详实的记载,我们称之为“信史”,可以采信的;尤其是对于因果报应的记载更是详实。从这些事实我们也证明,佛菩萨、古圣先贤的教诲真实不虚。

“善恶”里面论“是非”,古人有个标准----“不论现行,而论流弊”。意思是不看眼前利益,是看长远的利益;到底是善是恶不是看表面、不是看现前,要看未来。这个眼光就看得深、就看得远,

“流弊”用现在的话说,是它对于社会、对于空间跟时间产生的负面影响力。要从这个地方来观察。

现在各个宗教的流弊都很多,最主要的是:各个宗教的教化功能消失了,给信众传播的不合理、不如法的内容,这就是严重的流弊。比如说西方宗教在中国的传播,竟然灌输给信徒不准祭祖,这是妥妥的别有用心----破坏中国文化。

佛教寺院没有宣传佛经内容的。曾经暗访省内省外一些著名寺院,里边没有佛法、没有佛书,甚至连佛法内容的宣传标语牌都没有,什么最多?明码标价的所谓经忏超度法事、神通感应倒是层出不穷。

现在的寺院已经上升到招聘高学历的人才到寺院工作。在寺院里搞创收,不投资、没风险、赚钱易、来钱快,简直是一本万利。

“施主一粒米,大如须弥山;今生不了道,披毛戴角还”。所以寺院的这碗饭不是谁都能随意吃的,只有依教修行断恶向善的人才有资格吃寺院这碗饭。这些高学历的人在寺院工作,没有一丝毫修行的含义,因为不懂佛法、不懂得因果报应,学生选择在寺院工作是再好不过的职业了。这就是只顾眼前利益,不管长远利益的行为。这样的果报,对现世来说,死后想投胎做饿鬼、做畜生都不可能,只有一个去处----堕入阿鼻地狱。所以,略懂佛法、懂因果的人是绝不会做这种“刀尖上跳舞”的工作。

还有很多看似是善事、是好事,可是从长远来看是影响不好的。净空法师举了一个例子。

王龙舒居士会集《无量寿经》,好事情,多少人赞叹!魏默深(魏源)也会集《无量寿经》。王的会集本收在《龙藏》里面。古时候的著书能够入藏,那是大家公认的善本,为什么印光大师对他有严厉地批评?批评里面讲,他将原译本的字改动了。他改动的,改得好,这是善,印光大师却说他是恶,恶在哪里?随意改经文的影响不好,这是流弊。如果每个人把不合自己意思的经文改一改,这个人改,那个人也改,经典流传到后代就面目全非了。印光大师的反对,不是反对佛经不能会集,会集绝对不会反对的,是反对改动经上的字。像第一部传入中国的佛经是《四十二章经》,就是会集的。王龙舒改没有问题,他有学问、有修持,确实改得好。后世今人的学问、修持达不到王龙舒的水平和境界,如果随意改,就开了坏的风气,这还了得?!像龙舒、魏源这样的大贤,印光大师责备他们就是这个原因。但是他们对于净宗确实是有贡献,功不可没。

正因为如此,夏莲居老居士才有第三个会集本出来。这个会集本避免了前面的过失,有前面会集的长处,没有前面会集的缺点,所以大家称它是“善本”,《无量寿经》的善本。

再远一点看,我们看孔老夫子那个时代,许多诸侯他们施政的表现并不能尽如人意,夫子周游列国,希望有诸侯能认识他、能重用他,他可以帮助诸侯治国平天下。他有智慧,他也有这个本事,可是诸侯接见他,对他都赞叹,没有一个人用他,他只好回到老家去教书。

我们要问一问:孔子为什么不搞革命?为什么不把那个旧政权推翻,取而代之?夫子不干这个事情,不是他没有能力。你看看他的学生当中,有三千弟子、七十二贤人,我们今天看《论语》,他的学生里边各种人才都有,夫子是可以做,而且是一个好事情,但是流弊不好,会造成历史负面的影响。

孔子虽然是一介平民,他不搞革命,就搞教学,他的成就是在教学,被后人尊称为“大成至圣先师”,名垂青史。他的儒家学说利益中国两千五百多年,一直影响到今天,而且广及世界。在今天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地区,只要提到孔老夫子,都知道他、都能生起尊敬之心。

我们要想想:人家是怎么看事情、是怎样处理事情,圣人不愧为圣人。孔子的儒家学说利益后世两千多年,这是他所积阴德厚重,致使孔家两千多年人丁兴旺、长盛不衰。

对于一个政权不满意,就要起来把它推翻,有多少人的生命财产在你这一念之间消失掉了,这个罪过多重!满足你一个人的欲望,让多少人遭难,这个事情做不得!他施政虽然是不能尽如人意,但还没有到应当被推翻的时候。

“汤武革命”那是不得已,殷纣王实在太不象话了,不把百姓当作人看待,推翻纣王是应该的。一个执政的人没有到这个时候!所以诸佛菩萨、大圣大贤都希求社会安定、世界和平,不善的设施慢慢地改。这都是懂得善恶,明白是非,人家看得远、看得深,这是圣人。

似是而非,很不容易辨别;似善而恶,也有似恶而善,表面上看到不善,影响善。可见得圣贤人对于“是非”、“善恶”跟我们标准不一样,我们要留意观察,切不可以用自己凡夫心揣摩、判断圣人心!

什么叫“偏正”?这里面也举的例子。这个有故事是吕文懿公,当时的宰相,退休了。退休回家的时候,乡里当然对他都尊敬。乡下有个人喝酒喝醉了,对吕相爷很没礼貌,言语粗鲁侮辱宰相。这个宰相度量大,不计较他,算了,不要跟他计较,原谅他。过了一年之后听说这个人犯罪判了死刑,关到监牢狱里了。吕公这个时候感觉得很难过:当时他侮辱我,我要把他送到官里面去治他的罪,他就不至于今天造这么大的恶。当时只是一念仁厚之心,原谅他、饶恕他,不知道他以后做的过失更大,导致犯罪。

像这些情况,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也常常见到,小过失不惩治,慢慢就养成大恶,而且这个影响不好,养成人人敢作恶,这个社会怎么能够安定?!

有位师兄的儿子,看到班里的同学偷东西不是一次了,就报告给老师。老师把家长叫到学校,双方对那位学生进行教育。做得对!这是提前救他,不至于他将来犯大错。

所以儒、佛是师道,今天我们极力提倡的“学为人师,行为世范”,这八个字是北京师范大学提出来的。净空法师看到了非常好,要把这八个字发扬光大,不限于北京城,要把它流通到全世界。之前天天听净空老法师讲经,有没有这个意识?如果有这个意识那你就是“积德”,真实的德行你心里头有了;你能把这个意识落实在日常生活当中,你就是“积功”。“积德累功”是这样成就的。

我们起心动念、所作所为,要给社会做一个好样子。要存这个心,要这样行事,这就对了。

我们做事情一定要考虑:我这个做法,对社会有什么影响?对国家有什么影响?对于将来的一些学人有些什么影响?有好的影响就是善;如果影响不好,就是恶,就不要做。我们学佛人务必要常常这样想才对。

要知道,有些事情往往善行后面是恶事,这不得不引起警觉

有一些是恶行后面后果很好,善事,这个所谓是“偏中有正”;善行后来影响不善,是“正中有偏”。眼前做的事不好,可是它的影响是好的,那就是“偏中有正”。这些事情,如果没有相当深的涵养,你是怎么都不能觉察得出来的。如果这些事情一接触,就要明了是善或是恶;事情过后才想到,那就来不及了。

遇到事情就能明白、能够当机立断,这是学问,这是真实的功夫。平时存养不够深厚,临事就免不了有过失,许多过失是无法弥补的。

尤其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,人人学知识技能都是只为赚钱,德行素养的教育没有人讲了,这个时代没人讲理,是礼崩乐坏的乱世。

乱世当中,我们立志要想做好人、做圣贤谈何容易?!这正是佛在经上常讲,如果没有深厚的善根、福德、因缘,希求是一桩事情,能不能满愿又是一桩事情。

可是真正发愿的人,无论在什么环境里面都会有成就,只要不退心,好善好德的念不会退转,这是因。缘,是好学。真正肯好学,那是佛法里常说“佛氏门中,不舍一人”,你就会得到佛菩萨的照顾。

你有好的愿,如果你不好学,就不会成就;你好学,没有大愿,也不能成就。好学,还得有学的方法,这是“会学”。有大愿,再有好学加上会学,“行、愿”相资这才能成就。这个道理佛经里面讲得很多

古今这大圣大贤,我们从表面看没有一个不好学,诸佛菩萨是好学人的好榜样,我们应当要学习。

后学 邦著 合十

佛历三零五一年三月十七日

西历2024年4月25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