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陀教育

(007)复讲《太上感应篇》


复讲《太上感应篇》(007

尊敬的网友、诸位同修:大家好!

我们已学习了《太上感应篇》的前面两句:“祸福无门,惟人自召。”

《太上感应篇》和《感应篇汇编》是两种不同的书。《太上感应篇》是一篇一千三百多字的文章,《感应篇汇编》是历史感应故事汇编。

《感应篇汇编》里面,所举历代的这些公案事证不胜枚举,每一条都应当熟读深思。因为时间的限制,不能一条一条地介绍,只能够选择几条,将重点跟大家说清楚。

佛在大经里面常常告诉我们,“一切法从心想生”,这是佛知佛见,“惟人自召”也就是这个意思。古德说,凡人之所以是凡人,就是因为妄想太多;圣人之所以是圣人,是其心清净无染。

这许多的妄想可以分为三类:过去的妄想,现在的妄想,未来的妄想。

“过去的妄想”:是有一些人的生活,没有阳光,只有回忆,只有后悔。他常常想到过去,过去的荣辱,过去跟一些人所结的恩怨,悲欢离合,这一类的都是属于“过去的妄想”。尤其是年岁大的人,总是想到他少壮时候的那些故事,跟年轻人一遍又一遍地重复,永远重复不完,老故事,这是属于“过去妄想”。

还有一些人是“现在的妄想”,这样的人很多。事情就在眼前,或是应该做的,或是不应该做的,往往是犹豫不决,这一类是属于“现在的妄想”。

第三类是想将来,即“将来的妄想”。将来的事情,实在讲未可预料,有许多不可能的事情,他也想得到,或是财富,或是地位,或是权势。

这三大类的“妄想”,按照现代心理学的说法,就是病,轻的,是身心疾病,影响生活、工作;严重的,会出大问题。

说白了,“有妄想”就是有病,只是轻重程度不同罢了。有时候病得轻;有时候病得很严重,严重到会引发焦虑症、抑郁症,甚至精神病。

从佛法的角度分析“妄想”,无量无边的妄想,念念他不中断,一个妄念接着一个妄念。这些妄念我们不能小看了,以为这些妄念无关紧要,那你就错了。一个妄念就是一个业因,业因遇到缘,果报就现前,善念则有善报,恶念一定感到恶报。善恶果报,丝毫不爽。这就是《太上感应篇》里讲的吉凶祸福的根源。世出世间的圣贤常常教导我们,我们一定要记住、要深思、要力行,这对于我们的健康人生才是保障。

《汇编》里面举了一个故事,这段故事在《了凡四训》里头也有。宋朝时候有一个卫仲达,这个人有一段故事传得很广,不但在当时知道的人很多,由于书本上的记载,后世人知道也很多。

卫仲达当年在翰林院任职,有一天被阎罗王抓去了。看到这个事情,是不是感觉到神乎其神,甚至有人认为是迷信不相信?这个事情确实是真的。

净空老法师也讲了一个类似的故事,是他小时候遇到的一桩事情:

我们家乡是一个很小的城市,但是这个城市是古城,汉朝时候建立的,到现在已经有两千年的历史。我小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是住在乡下,距离城里有二十五里路。那个时候进城是走路,大概要走两个多小时,所以也不算太远。我住在我外婆家里,外婆家隔壁大概是隔两户人家,有一个人病很重,他说:“城隍要拉他去当差。”人家问他:“当什么差?”“去挑东西。”家人问他:“为什么要挑东西?”他说城隍老爷要搬家,抓很多人去做挑夫,要抓他。家人说:“那怎么办?”他说:“你们可以给我烧纸钱,我去雇人,那我就不用去了。”所以家里人就给他烧纸马、纸人,烧纸钱烧了很多,以后大概他就雇人,他这个病就好了,回来了。那时候大家听了都觉得很奇怪:城隍爷要搬家,三天之后,城隍庙被军队占领,军队就拿城隍庙当营房,里面一些神像都被毁坏掉,才恍然大悟。你看城隍庙被军队占领去之后,城隍老爷三天前就搬家,就搬走了,这是亲眼看见的事实。所以“举头三尺有神明”,不管你信不信。你信,有;不信,还是有。现在人不读圣贤书、不相信忠实的劝导。亲眼看到的事情很多,所以对于古人记载的这些典籍,都深信不疑。神话这些小说,像《聊斋志异》、《阅微草堂笔记》、《子不语》这一类的,绝大多数是事实,不是凭空捏造的,不是寓言。

卫仲达被阎罗王抓去之后,判官就调查他一生所造的善恶。结果他造的那个“恶”,卷宗堆积如山,一大堆;那“善”的卷宗,只有一卷,也就是说,他一生造的善只有一桩事情。

他看了这个情形之后,就对判官讲说:“我还不到四十岁,我造的恶哪有这么多?我那一个善的念头是什么?”

判官就告诉他:“这些事的造作是你起心动念,你起一个恶念,阴曹地府里头就有一条恶记录在你的档案里了;如果你造做,造作的罪就更重、更深。起一个恶念那你就留了一个档案。”有恶念是罪业,就记录在自己的卷宗里了。恶念多,每一条恶念都会记录在案的,所以恶的卷宗就很多。这是很多人不知的道理。

在这之前,阎王把卫仲达造作的“善恶”做比较,恶念那么多!阎王就非常生气。阎王说:“拿秤来秤一秤。”这一秤,他那么多的罪恶过失反而轻,而做的善事只有这一卷,反而重,阎罗王就欢喜了。恶的念头多,只是想想没有做,虽然卷宗厚,但罪业却轻;善念、善事少,只有一件,因为牵涉到百姓的利益、国家的利益,这个善就重。

他就问阎王,他说:“我那一件事到底是什么善事?”原来在那个时候皇帝要兴建一个工程,这个工程是劳民伤财,可以不必做的。卫仲达上了一个奏折劝皇帝不要做,他是真心上这个奏折,皇帝没有听;皇帝如果听了,他的福报就大了。虽然没听,但是真心劝谏,就这个念头是一件善事,把他许多的恶念过失都压下去了。这个公案很值得我们反省。

阎王告诉他:因为你造的恶太多,你的前程有了障碍,本来命中你做宰相的,要拜相的,但是恶念太多,说拜相你已经没有分了。这就是因果。现代很多人为了升官,不是行贿,就是求神拜佛,没用!

如果看了这个故事,就应该知道升官、发财,是有升官的造化和正确的发财方法的。所以说,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”。只要心中是为国家、为百姓的利益着想,你不送礼、不求神拜佛也能升官,天龙善神是保佑正能量的人的。

有人说:一些人有门路、有后台、会送礼,真的升官了。实话告诉你:命里有升官的造化,丢都丢不掉;如果命里没有,再有后台、再有门路、再怎么行贿,也升不了官。据我所知,很多走偏门的人没有升官,这就是《了凡四训》里说的,“君子乐得做君子,小人冤枉做小人”花钱买官没兑现,是自作自受,怨不得别人!

卫仲达后来官做到吏部尚书,吏部尚书相当于现在主管民政的部长,一般讲内政部长,做到这个地位,这是降了一级。

“善、恶”的造作,我们常讲“三业”,我们从早到晚,身、语、意都在造业。身体的动作、口里面的言语、心里头的念头,与“十善”相应的是善,与“十善”相违背的就是恶。这是大的标准,细行那就不胜枚举。

在佛法里面有“戒律”、“威仪”,实在讲现在没有人能做到!明朝时候,莲池大师、蕅益大师极力提倡《沙弥律仪》,这个已经把“善的标准”降低了。

我们能把《沙弥律仪》里“十条戒、二十四门威仪”做到,你就是真正的佛弟子。可是到了今天,物质生活的水平上升,道德的观念堕落,“十戒、二十四门威仪”也都做不到。

弘一法师,这诸位都知道的,他出家之后奉持“五戒、十善”,对人自称“出家优婆塞”。弘一法师有德行,为人端正,做到了名符其实。现在有比丘,比丘是假比丘,不是真的,因为比丘戒做不到。所以做个“出家的居士”还能做到,受持“五戒十善”,这名实相符。

其实用“出家优婆塞”不是弘一大师开始的,净土宗第九代祖师是清朝的蕅益大师,他的学生成时法师也用这个称号。

蕅益大师修行是非常认真,他受了三坛大戒之后,把比丘戒退掉,为什么退掉比丘戒?比丘戒确实做不到。而且比丘戒的承传不如法,不可能得比丘戒。

蕅益大师讲:中国从南宋以后就没有真正的比丘,到明朝末年怎么可能得比丘戒?这有名无实。所以他受了之后就退戒,自己一生奉持菩萨戒、沙弥戒,所以他自称“菩萨戒沙弥”,这个能做到的。

老师称“沙弥”,他的学生成时法师就不敢称“沙弥”,就自称“出家优婆塞”。

所以称“出家优婆塞”,所看到书本里头成时法师是第一个,在民国时期弘一大师也是用这个称呼,名实相符。

我们在现在这个时代修行,能够真正把“五戒、十善”做到,老实念佛求生净土,就决定得生。

想生净土的人很多,为什么去不了?去不了当然是你有障碍。障碍是什么?世缘没放下。这一条很重要:凡是真正求往生的人,要一切放下,决定不沾染

我们在这个世间,如果自己有缘分能替社会、替大众做一点好事,那就尽量去做,广结善缘;在佛法里面,是广结法缘。

看看近代虚云老和尚,老和尚用他的法缘、用他的影响力,到处建立道场,帮助年轻出家修行人;道场建立之后就交掉,从来不过问。这是修大福报,我们应当学习。不是说学习虚云老和尚的建道场,而是学习虚云老和尚的精神。现在中国不缺寺院道场,缺的是讲经说法的弘法人才。我们要发心培养弘法人才,帮助有能力、有发心的人才讲经说法。这才是续佛慧命的大事。

我们自己念佛,一定要彻底放下一切不该想的、不该说的、不该做的,保持自己的心清净安宁,这样我们往生才有把握。这一点非常重要!所以,能不能往生还在于自己,不在外境。

名闻利养、五欲六尘绝不能沾染。佛在经上讲得好,“财色名食睡,地狱五条根”。这五条你有一条,就是地狱挂号了,就没资格谈往生了。这要真正记住,不可以贪着。生随缘而不攀缘,随缘欢喜,什么都好,每天吃得饱、穿得暖,一心向道。

净空法师一生就做一桩事情----讲经说法、弘法利生,其他的事情一概不问。老法师一生没有道场,他说自己一生也没有徒弟,一生不管人、不管事、不管钱,身心世界一切放下,活一天为佛菩萨工作一天。这是真正修学佛法人的态度,我们有的学!

今天时间到了,我们就讲到此地!

后学 邦著 合十

佛历三零五一年二月十八日

西历2024年3月27日